あと36

 

光是看名字的話明明應該要寫成BE的啊( ´ ; ω ; ` )

 

*ooc

*私設,大學生兩隻,酥酥兼職魔術師

*勿帶三

 

 

まふまふ,喜歡巨乳蘿莉的中二病末期患者,卻在青春的21歲那年喜歡上了同校的男室友。

 

而且還是某個自稱是魔術師的狐狸笨蛋。

 

「吶吶~スズムちゃん~

 

「嗯?まふくん怎麼了?」

 

撇開電腦桌前的報告,スズム朝著聲音的來源看去,只見自己的室友明明有一堆的作業,卻依然撒嬌似地在床上滾來滾去。

 

「變魔術給我看嘛~」

 

「但是我報告還沒寫完呢。」說是這麼說,但是スズム卻已從抽屜將道具給取了出來。

 

「五分鐘就好!」

 

「來吧。スズム笑著招了招手,將手中的卡牌拿到まふまふ面前:「選一個まふくん喜歡的人喜歡的顏色吧,不可以告訴我哦。

 

從相遇的第一天開始,明明有社交障礙的まふまふ卻被スズム引領著,能夠露出笑容、能夠交到朋友也一定都是スズム的關係。まふまふ總是這樣想著,スズム就像是太陽一般包容著他脆弱的一切。

 

所以,稍微任性一下也沒關係吧。

 

「欸~まふくん喜歡的人喜歡的顏色跟我一樣呢。是誰啊?」

 

揮了揮手中的卡牌,不意外地魔術師又獲得了勝利。スズム望著表情糾結的まふまふ心裡意外地泛起漣漪,像是有根荊棘次在他喉間。

 

「我喜歡……スズムくん……

 

深吸一口氣,まふまふ快哭了般的表情向著對方大吼著。兩頰邊緊貼著的白色髮絲因為被震動到而掀了開來,露出隱藏在後方斥紅的耳根。

 

「欸?」

 

「所以說!我喜歡的人是スズムくん啦!」

 

但是スズム只是愣了一下,便又對他做出一貫的笑容。

 

「魔術師是不可能喜歡上人的。

 

*

スズム一直以來都覺得,喜歡是種廉價的感情。不管是那些口口聲聲女神女神地叫的男生們或是隨便就對帥哥心動的女孩們,他都無法理解,當然向他告白的那成群的仰慕者也都會被一一拒絕。

 

但是第一次感受到的,心中的那股悸動像是重槌般敲擊著他的心。魔術師應該要對一切事情保持從容スズム警惕著自己,然而腦海中的那身影卻始終揮之不去。

 

「請問你有看到まふくん嗎?」一整個早上都沒看到人果然還是很奇怪,他只好帶著職業笑容隨便找同系的一個同學問。

 

「我剛剛好像看到他去附近那家酒館的樣子。

 

像是無法理解為什麼平常如膠似漆的兩人今天竟然沒有聯絡般,對方露出了驚訝和狐疑的表情,但スズム沒有時間去管他,只是道了謝之後便抓起書包往外衝。

 

一衝進酒館,スズム看見的就是在櫃台旁拿著酒杯搖搖晃晃地傻笑著的まふまふ,身旁還有幾個似乎是想搭訕某個笨蛋的小混混。

 

「不好意思,這個人是我的。」

 

上前表明了身分後,那些男人就自討沒趣似地摸摸鼻子走了,大概也是不想在公開場所惹事生非吧。

 

「欸スズムくん你來找我了啊?」

 

被酒精衝的腦袋發燙,まふまふ的雙頰冒著蒸氣似地染滿嫣紅,一枚注意腳下就這樣踉踉蹌蹌的摔進スズム懷中。

 

笨蛋嗎你。

 

敲了敲まふまふ晃來晃去的小腦袋,スズム揮了手招來一輛計程車,還沒等懷中那個給人找麻煩的笨蛋說些甚麼便將對方給壓進車裡。

 

雖說學校宿舍離兩人所在地才兩條街而已,但是要拖著一個醉鬼跑來跑去對文科生的スズム來說還是有些困難,而司機似乎覺得賺到了,聽了學校名之後便一句抱怨也沒有地發動了車。

 

「你明明知道你酒量不好,為什麼還跑去喝酒。

 

「明明是スズムくん的錯,誰叫スズムくん要拒絕我。」

 

感到委屈般地露出不滿的表情低下頭,受到酒精的影響まふまふ眼淚又無法控制地掉了下來。

 

那是騙你的。

 

露出溫柔的笑容,スズム瞇起細長的雙眼。他放開手中拉到一半的安全帶,傾身在一楞一楞的まふまふ的額上烙下一吻。

 

「欸?」

 

「怎麼?親額頭不好嗎?」

 

已經不想再錯過了,所以也再也不會放手了。

 

「沒有……

 

望著まふまふ像是要爆炸般通紅的雙頰,スズム寵溺地撫摸著對方的一頭白毛,惡作劇似地勾起戲謔地嘴角,趁著車還沒停到校門口前他湊在まふまふ耳邊細細道出了魅惑的話語。

 

「知道亂出去玩的懲罰是什麼了吧?」

 

於是スズム就這樣在司機先生無語的眼神中,將まふまふ扛進宿舍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冬與夏的夢境循環論

冬澪(夏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