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突發的突發篇

原本想寫個五百字的短篇放fb但是轉眼間就爆一千了就這樣放上來了_(:3 )_

 

 

*勿代三

 

緊緊依偎在桌上的魚缸旁,まふまふ將手指劃過冰涼的邊緣,他輕輕地向著若有似無地波影呼出一口氣,白色在玻璃面上結成一個圓。

 

「吶,你的藍色,跟那個人一樣呢真是好看啊。

 

垂下眼瞼,那隻蒼白的手悠悠地覆在透明之上,玻璃對面的魚兒受到了驚嚇只是快速地逃離まふまふ的視線,藍色的尾鰭在清澈的水中留下湛亮的殘影。

 

まふまふ像是感到無趣般地勾起髮尾,及腰的銀絲散落滿桌。自從喪失了希望的那一天開始,已經多少年沒有修剪了呢?不管是那頭曾經被那個人稱讚過的白髮還是心中混亂不堪的情絲。

 

他能夠記得那個人對他說了要分手的那時,那雙藍眸裡冰冷的眼神,亦或是那個人笑著道出「因為都是男人所以沒辦法」時口中滿溢的嘲笑之意。

 

明明記憶中那些夜裡的歡愉是那麼的鮮明,輕吻著他的肌膚時露出的那雙含笑的眉眼以及帶著幸福的話語依然深深地烙在まふまふ身上,然而背叛的事實卻怎樣也無法改變。

 

「歡迎光臨!」

 

時鐘的指針一分不差地指向數字八時,門口傳來了門鈴的聲音,接著響起的,是熟悉的渾厚男聲。まふまふ不動身色地轉動著眼珠,斜眼望著在剛來的客人身旁的一抹嬌紅。

 

是個生面孔呢。

 

そらるさん……」

 

まふまふ細細呢喃著,話語宛如空氣一般從薄唇間毫無重量地流瀉出來。不知道念了多少次的那個名字,直到現在依然無法得到回應。

 

只不是過是轉眼間,そらる和隨行的女伴已經走向吧檯就要坐了下來,那是有著一頭長髮與洶湧的胸前的女子,和まふまふ不一樣。

 

一邊還要顧著聊天,そらる依舊熟捻地向酒保挑著今日的酒飲,有些意外地,還不等他說些什麼,一杯他最為熟悉的特調便送上前來。那是そらる每次到酒店必點的調酒。

 

「那邊的客人為您送來的。

 

酒保比了比坐在一旁的まふまふ,只是剎那間的四目交接便讓まふまふ為之心悸。幸好過長的頭髮遮住了他暗紅的瞳眸以及猛烈起伏的胸膛,才不至於令他將心中的動搖展現在臉上。

 

「你好。」禮貌性地露出微笑,或許心中還抱著一絲的期待吧。

 

「你是誰啊?」

 

望向他的那雙清澈的藍眸,帶著有些驚訝的困惑,那道低沉的嗓音一如既往地充滿慵懶的遲疑,但是一切都是那麼的無法習慣。

 

「我……

 

そらる的話語有如巨大的利刃刺向まふまふ的身軀,突如其來的刺激像是在不停地翻攪著他的思緒般,差點使他忍不住縮起顫抖的細腰。

 

一直以來,まふまふ只是像魚兒一樣順著水流而活,吸食中水中殘存的氧氣苟延殘喘著。那些在渺小希望後伴隨著的絕望,一次又一次地有如窒息般撕裂著他的心肺。

 

好痛。

 

為什麼痛?不知道。

 

「我只是一個路人罷了。」

 

是啊,只是一個連臉都記不得的人生的過客而已。

 

嫣然一笑,まふまふ將長髮撥向身後站起了身。他瞇起細長的雙眼,紅瞳閃著連本人都沒意識到的失落,眼淚也已經流不出了,就像是乾涸的海水般。

 

那個人從來就不是屬於他的。

~finish~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冬澪(夏空) 的頭像
冬澪(夏空)

冬與夏的夢境循環論

冬澪(夏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好想知道搜拉看到臉之後的表情(??
  • 重新愛上????(不要這樣##

    冬澪(夏空) 於 2015/09/15 13: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