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上的點文第一彈!!!!

 

*勿代三

 

 

那是一個有些過於漫長的午後。

 

空氣中飄著淡淡的咖啡香味,或許也參雜著些許的茉莉花香,そらる並不是很清楚。

 

陽光輕巧地溜進玻璃窗邊的圓桌底下,溫暖得令他感到有些寂寞。跟店員說要換位置之後,他選擇了離店內的書架較近的某個角落,不會被打擾、也沒有一點喧囂,甚至連塵埃都不會注意到他。

 

從背包中拿出一本書,そらる就這樣徜徉在書中的世界裡,像是所有的憂傷和世俗煩惱都忘卻了般,看起來寧靜而平祥,直到一個聲音打破了那個空間。

 

說起來或許挺詭異的,但是那個尖細得彷彿是個女孩子般卻又保持著男生的低沉的陌生嗓音,確確實實的喚了他的名字。

 

並不討厭。

 

皺著眉望向對方,隨著氣流微微飄動的白髮下,那張姣好的小臉上鑲著精緻的五官,一雙鮮紅的眼瞳靈巧地盯著他看,像極了在陽光底下閃閃發亮的紅寶石。不知怎麼的,そらる忽然覺得有些刺眼。

 

推薦這家店的冰咖啡哦要不要試試そらるさん

 

看到對方已經做到自己對面的座位,忍下想要將「關你什麼事」的話語脫口而出的衝動,そらる冷冷地問道:「你是誰?」

 

「我是まふまふ哦。」將手中的冰咖啡擺到そらる面前,名為まふまふ的少年露出燦爛的笑容,道出了自己的名字。

 

そらるさん有著很漂亮的藍色呢。」

 

「什麼意思?」そらる不解的歪起了頭,無法想通將顏色比喻在人身上是什麼意思。

 

然而まふまふ只是靜靜地望著他,視線中夾雜著不明的悲傷和痛楚。那樣著目光讓そらる覺得全身灼熱,但是他依舊不懂。不懂為什麼他們就像已經認識了很久一般。

 

不可以做多餘的思考。連自身都無法察覺地、そらる告誡著自己。彷彿永無止境似的沉默蔓延著。

 

「嘛,誰知道呢。」まふまふ笑道。

 

有些不滿於まふまふ的敷衍,そらる傾身向前,在まふまふ的薄唇上輕輕的、卻又不容反抗地烙下一吻。

 

帶著淡淡的花香,まふまふ用舌尖回應著。

 

那麼,現在是什麼顏色?そらる抱持著一絲對於突然的打擾的報復心理,嘴角勾起一個嘲弄的彎。

 

「嗯……幸福的顏色!!」

 

撐起腰裝出一副很偉大的樣子,まふまふ笑的像個白癡一樣,欠扁得令そらる忍不住從他的頭給他巴下去。

 

そらる雙眼眨都不眨地望著身前裝著冰咖啡的玻璃杯,就算眼睛已經乾到滲出淚水來,他也不願意將其闔上。

 

只要閉上雙眼,便能輕易的想起那些回憶,不管是將自己的雙手包住那雙冰冷的手時身邊散發出的粉色、還是那場意外來臨時覆蓋住整個天空的黑暗、亦或是有如瀑布般怎樣都無法停止的鮮紅。他不想看見、不想聽見也不想去記得,因為那會使他的心像是被無數利刃貫穿般疼痛。

 

並且就會再次體認到,まふまふ已經離開了的事實。

 

*

前面可以當作回憶也可以當作夢境,反正就那樣我也不想講太清楚(幹

 

放完mafusora滿足了就來寫soramafu吧(x

前幾天和母親一起在海港邊喝咖啡的靈感(*´>д<)

至於為什麼會寫成BE是因為那天好死不死肚子痛爆(*´>д<)

只要我出門就會緊張的肚子痛所以我討厭出門(不要找藉口#

現在頭好痛不高興(幹

 

銀鈴木提供的詞是 顏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冬澪(夏空) 的頭像
冬澪(夏空)

冬與夏的夢境循環論

冬澪(夏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