にのあい(Jr.期)二十題

 

*非cp向的小朋友們。

*每篇500~1000字,將在噗浪的日更(然而沒做到)統整成一篇

*兩人個性、互動以個人解釋居多

*雖然有大量現實梗,但大多皆為虛構

前篇走【1~10】。基本上都會在文章後面打上現實梗出處若對其他過往互動有興趣可以看統整

 

 

 

11、【お前しかない】只能是你

二宮和也覺得很不開心。

 

誰叫他才剛從片場回來沒多久,就換相葉去拍戲了呢!雖然不是像自己那樣出很遠的外景,但一旦開始拍戲,再加上之後的宣傳期,他們在一起的時間就少了很多,好歹兩人也是搭檔欸!

 

說了那麼多,二宮其實就只是想跟相葉一起拍演戲而已。

 

記得相葉曾經說過想和他演像是「危險刑警」那樣的搭檔,但二宮並不是很懂為什麼自己是被分配到喜劇類的角色就是了。所以要共演的話果然還是演兄弟好呢,雖然相葉完全沒有哥哥的樣子,但好歹也比他大了一歲,就讓那傢伙當哥哥吧。

 

說到相葉,現在又是跟著那個叫作橫山裕的到處跑來跑去,明明以前節目錄製的時候都挺緊張的現在倒是玩得開心。雖說他是不討厭這些關西傢伙們啦。二宮又不滿地瞄了一眼,對抗心理似地靠過去找村上信五。

 

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就變成了相葉跟橫山、他跟村上一起洗澡的關係了,二宮和也真心覺得莫名其妙。

 

相葉去拍戲時最麻煩的事情,就是二宮被另外分配了一個臨時搭檔,但也不知道是不是習慣上的問題,不論練多久兩人就是無法培養出默契,到最後二宮都有些心灰意冷了,整天哀怨著相葉怎麼不快點回來。

 

不過相葉出演的那部電影,二宮還是有去看的。

 

事後相葉問到他的感想,二宮只是一臉沒事人地坐在椅子上,不太上心地嘟囔著:「嘛、挺好的吧?」

 

「啊啊――被隨便敷衍過去了。」

 

「不是,是因為在本人面前講的話有點害羞啦。」二宮有些不滿似地皺了皺眉,「不過,我可是因為有你出演才去看的,如果是別人的話我才不會特地花錢去呢。」

 

「那還真是多謝了。」

 

相葉說著邊笑得有些調侃意味在,伸出手又去推了推二宮的肩膀。在你推我擠的玩鬧間,二宮突然想道,就算不是一起演戲,若是他想的劇本由相葉來主演的話,好像也不錯呢?

 

不論是以哪種形式存在,果然還是,沒有你就不行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實梗)

98年:相葉去拍戲的時候,nino不得不跟其他jr搭檔但卻不太合得來。(.゚ー゚*)「希望相葉君快點回來啊—— 」

98年:N去看了「 新宿少年偵探團」,A「所以、覺得如何?」N「嘛、挺好的吧?」A「啊啊――被隨便敷衍過去了(笑)」N「不是,是因為在本人面前講的話有點害羞啦。不過,我可是因為有你出演才去看的,如果是別人的話我才不會特地花錢去呢。」A「那還真是多~謝了哦~」

99.08_POTATO:N說想和愛拔演兄弟。A說想演搭檔是98年講的,我忘記是哪篇了(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2、【相方っていうもの】所謂的相方

所謂的相方,究竟是什麼呢?

 

作為偶像的種子,少年偶爾會這麼想道。跳舞的時候動作要整齊一致、不論去哪裡都一直在一起、像漫才組合那樣在節目上拋梗接梗,究竟要達成哪樣條件才是一對好的搭檔呢?

 

聽見相葉這個疑問的二宮,只是忍不住大笑起來,「節目?對我們來說會不會太早了啊,而且你看起來完全不適合綜藝啊。」

 

「你還說我!上次被ヒロミさん叫到的時候你連話都說不好呢!」

 

「那是!因為太突然了嘛……」二宮和也不禁脹紅了臉,之前收錄的時候被點了名,卻因為太過慌張表情都凝固了,也沒能講出什麼東西。

 

真是,兩個人半斤八兩呢。

 

相葉跟二宮肩挨著肩沉默了一陣,二宮又率先打破寧靜,「不過如果可以的話,希望能變得像KinKi Kidsさん一樣呢。」

 

「欸……那有點難吧。」

 

「我想像剛くん一樣擅長談話跟演戲。」

 

「那是你自己想走的路線吧!」相葉淡淡地吐槽了一聲,然後又接著承受了來自二宮作為報復的攻擊,倆孩子笑成一團,卻也不知道究竟哪裡好笑。

 

組成B.A.D.以來已過了幾個月,逐漸長大的少年們近期工作也多了起來,要說一直在一起也沒有錯,卻又有些時候沒辦法陪在彼此身邊。

 

「話說你最近不都一個人去廣播嗎?沒問題吧?」雜誌拍攝告一段落的時候,二宮向一旁的相葉問道,之前他們都會一起去出演廣播,而二宮都會吐槽相葉的漢字太差,但最近二宮因為還有其他工作,便讓相葉自己一人去了。

 

「我有講很多話哦,」相葉嘿嘿嘿地笑得一臉得意,「你不在的話我就必須更加努力啊。」

 

「辛苦你了。」聽他這麼講,二宮一副很是開心的樣子,難得很坦率地笑了出來,「畢竟我們可是同個組合的相方啊」――他似乎能聽見相葉這樣說。

 

所謂的好的搭檔,或許對於尚存懵懂的少年們說太過於難以理解,但是不論何時都能互相扶持、一同成長,他們是彼此不可或缺的存在、很重要的存在、理所當然地待在身邊的存在。敬重著彼此的長才、肩並著肩跨越一切困難、即使分隔兩處卻閃爍著同樣的光芒,年少的他們在不變的關係性與改變的年月間取得平衡,終將在未來將相同的景色和感動收於眼底。

 

那或許就是,所謂的相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實梗)

98_WU:相葉被說廣播時nino不在身邊時似乎更有精神,相葉便回說那是因為他們是兩人組合,nino不在身邊他必須更加努力

想像堂本剛前輩一樣擅長talk跟演技是nino在雜誌上說過的(看過圖但忘記是哪本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3、【夏休みの出来事】暑假發生的事

暑假。

 

相葉雅紀和二宮和也搭著不常乘坐的公車,去了新小岩的一家樂器行,他們肩並著肩坐在沒什麼人的車上,偶爾看著窗外不停奔走的景色,偶爾聊著一些沒什麼內容的話題。

 

盛夏的熱氣隨著開啟的窗戶灌入沒開空調的車內,即使如此兩人還是豪不在意地擠在一塊兒,頂多就二宮無聊就愛說一句「相葉你怎麼那麼會流汗」,然後相葉就會故作不滿地將手汗抹在他的肩上。

 

這是兩個少年第一次來那麼大間的樂器行,不只是本來就預定要來買譜的二宮,就連相葉也一副饒富興致地在書架前晃著。

 

「怎麼?你也想開始學些什麼嗎?」二宮將一本輕薄的樂譜從一整排書中抽出,轉頭向身旁的相葉問道。

 

「嗯……吉他吧。」

 

「真假啊。」二宮聽見這答案笑了起來,「自學嗎?」

 

「應該會跟古屋くん學吧。」

 

「哦,首先你得先有一把吉他呢。」

 

「說的也是。」相葉忍不住大笑,跟著二宮走向收銀櫃檯。

 

原本兩人心情也是極好,但出了樂器行走沒幾步後外面竟然就開始下起了雨!夏季的天氣總是千變萬化,這幾天的氣象預告顯示的降雨機率也多少都有百分之四十以上,但相葉和二宮是那種只要出門時沒下雨就懶得帶傘的人。

 

於是兩位少年就淋成落湯雞了,嗯。

 

好不容易守住剛買的樂譜,相葉拉著二宮跑進商店街的某個遮雨棚下躲雨,這時原本還算晴朗的天空已染上一層灰霧,一顆顆斗大的雨滴打在塑膠的棚子上發出啪搭啪搭的聲響。

 

眼看雨暫時還沒有要停止的趨勢,相葉有些無趣似地踏著地上的小水漥,在球鞋的踩踏下水花濺向四處,其中幾滴甚至飛到二宮的褲管上。

 

「相葉,你怎麼那麼愉快的樣子。」二宮有些無奈地撇了相葉一眼。

 

相葉抓了抓有些浸濕了的頭髮,抱歉地露出微笑,「其實我……還不是很想回家……喂!」

 

沒等相葉說完話,二宮就伸出沾滿雨水的雙手抹在相葉的背上,然後在對方不滿地翹起嘴時,搭上相葉的肩晃了一晃,逕自拉著人往閃著柔和燈光的商店街內走去。

 

「那、回家前先去吃個東西吧,你請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實梗)

99.03_Myojo:兩個人怕麻煩的地方非常相似。比如說就算那天的降雨機率是90%,如果出門時沒在下雨的話就不會帶傘出門。結果兩人都被雨淋得全身濕。(by A)

03.05_ポポロ:A「前陣子去買吉他的樂譜時還讓nino陪我去了。」(寫成了反過來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4、【一緒に撮った写真】合照

「吶吶、你看!」

 

一日,眾Jr.聚集在排練室準備晚上前輩演唱會的伴舞,當相葉獨自一人複習著不太熟悉的舞蹈時,二宮突然從自己的隨身背包中拿出了什麼,跑到相葉面前秀給他看。

 

「上次一起工作的攝影師給了我跟你的合照。」說著,二宮一臉很開心地將照片遞到相葉手上,淺色的眼瞳閃著得意的光芒。

 

「哦――」只見那是前陣子兩人一起拍攝雜誌照的時候,攝影師在休息的空檔幫兩人拍的一張合照。

 

「我還蠻感動的。」

 

「欸?為什麼?」

 

似乎是沒料到相葉會這麼問,二宮愣愣地眨了眨眼,「以後相葉くん變成真的大明星的話,我要拿去跟大家炫耀。」

 

「不應該是我們一起變成大明星嗎。」相葉將照片遞了回去,對二宮說的話有些困惑地皺了皺眉。

 

「嗯?」

 

相葉像是說著什麼理所當然的事情般盯著二宮的雙眼,「我們都是傑尼斯的Jr.啊。」

 

二宮還想再說些什麼,只是這時帶Jr.的經紀人突然開了門進來,並讓他們去舞台側準備,於是他便只能跟著大家一起順著隊伍走出排練室。

 

走到定點後,相葉又朝這邊地靠了過來,笑瞇瞇地說道:「我們是要一起站上舞台的啊。」

 

「你小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會說話了?」二宮也終於回過神似地笑了出來,以不至於被人發現的程度偷偷打了相葉一下。

 

此時此刻他們所站上的舞台,所有的掌聲和燈光都是屬於前輩們的,而他們身邊則站了幾十個期盼能夠出道的Jr.們,二宮有時候會覺得相葉真的是樂天過頭,卻又感覺似乎被那份樂天給拯救了。

 

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兩人會踏著一樣的節奏走在寬廣的舞台上,或是面對著面又或是背對著背、若即若離。閃著屬於兩人顏色的手燈的光芒彷彿無止盡似地延展到東京巨蛋的最後一排,純白的聚光燈照亮了他們柔和的步伐,而兩人交織的歌聲將迴盪在每一位觀客的心中。

 

那是一個夢、一個對於現在的他們來說顯得太過遙遠的夢,卻又或許、不只是個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實梗)

98.08_WU:最近覺得感動的事?N「攝影師給了我之前跟相葉君的合照作為禮物,以後相葉君成為大明星的話,我要拿去跟大家炫耀(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5、【いつもと同じ電車の中で】一如既往的電車內

「你跑快一點啊!」

 

二宮和也穿過三三兩兩的人群在月台上奔跑著,一邊還不停回頭看著在後方的相葉雅紀。總武線的末班車就要出發,若是沒趕上,對沒車沒駕照的少年們來說不知有多麻煩。

 

「等、等一下!」相葉慌慌張張地喊著,好不容易將勾到把手的背包拉出來,邁開長開的步伐沒幾步就趕到二宮身邊,幸運地在車門關上的前一秒跳上車廂。

 

「你要是再慢一點我就要丟下你自己走了。」抓著鐵桿的二宮還在喘著氣,一邊還不忘記毒舌一下。

 

「我才不信你會。」

 

相葉ふふふ地笑得一臉無害,在人不多的車內隨便找了個座位坐。二宮也跟著在他身邊坐下,兩個少年被一整天的工作弄得疲憊不堪,只是靜靜地望著車窗外緩緩流逝的夜景。

 

「聽嗎?」

 

只見二宮從口袋裡掏出接上了隨身聽的耳機,看相葉點了點頭,便逕自將一邊塞到了相葉的右耳。二宮放的是他最近喜歡的樂團的新歌,一如往常的電車內,卻有著跟平常不太一樣的寧靜。

 

對於十幾歲就投身演藝事業的他們來說,這樣的日常或許也是青春的一種。

 

相葉聽著耳機裡傳來的逐漸轉為溫柔的曲調,思緒開始往不明所以的地方飛去。多年後,當少年成長為大人,是否還會記得當年他們曾經狂奔趕車的事、偶爾一起去吃拉麵的事、在一起搭乘的電車上被不認識的大叔罵的事、討論著相葉代言的遊戲的事、一起去了各個車站的事、相葉不小心忘記自己也要上車的事、聊到了關於將來的夢想的事……

 

而他們又會是依然在演藝圈裡打滾,還是做個普通的上班族偶爾小聚一下?能夠像現在這樣相視而笑嗎?又或者是,像個大叔一樣在某個小酒館內,將無聊的往事當作下酒菜?

 

「喂,你可別睡著囉。」

 

朦朧之間,相葉聽見身邊傳來一聲小小聲的吐槽,看似嫌棄實則關心。於是他輕輕地笑了出來,佯裝賭氣似地回應著:「不勞你費心。」

 

一如往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實梗)

基本上沒有。狂奔趕車的事、偶爾一起去吃拉麵、在一起搭乘的電車上被不認識的大叔罵、討論著相葉代言的遊戲、一起去了各個車站、相葉不小心忘記自己也要上車、聊到了關於將來的夢想等等都是他們自己提過的。黃色的電車是青春的路線也是愛拔說過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6、【B.A.D.】

「『BAD的親友』,是很壞的摯友的意思嗎?」身為前輩的主持人這麼問道,顯示器上切換成了一位少年的照片,上面標示著意義不明的『BAD的親友』。

 

「不是不是,這位是相葉雅紀,是我在Jr.裡相處了很久的人,這兩年來一直是朋友。」

 

難得單獨上節目的二宮和也依舊有些緊張,語調僵硬地回應著,然而明明節目才收錄到一半,他卻有些不合時宜地想起前幾天發生的事。

 

那天剛結束舞蹈課,他便拉著相葉繞到旁邊的走廊,想要拍張相葉個人的照片。相葉雖然一臉困惑,但還是乖巧地跟著他走了,二宮實在很想吐槽他這樣哪天被人拐去賣都不意外――雖是這麼說,相葉會跟著走當然是因為對方是二宮和也啊。

 

「這要幹嘛用的?」相葉不解地問道。

 

「過幾天要上節目,工作人員讓我拍一些照片。」

 

「哦。」擺了個笑臉結束了拍攝,相葉隨即走向二宮身邊,試圖看看相機中的自己。

 

見相葉毛毛躁躁地湊過來,二宮拍了拍那顆圓圓的頭,「我拍的能難看到哪裡?」

 

「你上次拍的就超難看的好嗎。」

 

「喂!」二宮作勢要踢相葉的屁股,卻突然瞄到後面經過的前輩,連忙停下了動作,一臉彆屈地承受相葉嘻嘻嘻的竊笑。

 

眼看時間也不早了,兩人趕緊回練舞室拿起隨身背包,向其他人道別後就準備走去車站。二宮考慮著什麼時候要將照片拿去洗,而節目上又該講什麼好,就算入社兩年多了,有時候還是不知道被拋話時該怎麼做。

 

「你打算怎麼介紹我啊?」走在去車站的途中,相葉沒頭沒尾地拋出一句。

 

「嗯……就跟我同個組合的,笨蛋。」

 

「你才笨蛋,你全家都笨蛋!」

 

看著相葉故作咬牙切齒的樣子,二宮笑得特別開懷。

 

二宮必須承認他當時那樣說純粹就是想鬧相葉,就算相葉常常不會讀漢字他也不曾真的認為他是笨蛋。不過兩人在一起打鬧談笑的時候總讓他覺得他們像是兄弟一樣,二宮個人覺得這樣的關係性很舒適,而且不管他怎麼鬧相葉,相葉也從不跟他計較,簡直是過於溫柔的好好先生。

 

接著他在前輩的那句「把Beautiful American Dream簡略成BAD,意思完全不一樣呢」回過神來,跟著身旁的女主持人一起笑出聲。

 

雖說是「BAD」的親友,他相方相葉雅紀可是個特別好的人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實梗)

整段為981123花丸咖啡之延伸。N 「他叫相葉雅紀君。是我在Jr.裡面、認識還蠻久了,這兩年一直是朋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7、【そばにいるだけで安心させる人】待在身邊就會覺得安心的存在

當相葉雅紀三更半夜地從飯店的床上醒來時,便聽見身後傳來遊戲機的按鍵聲,他揉著惺忪的雙眼側過身子,只見另一張床上的二宮和也開著他那邊的小床頭燈,依舊在跟手中怪物廝殺著。

 

「你還不睡啊……?」相葉在床上翻了一圈,拖著疲倦的尾音問道。

 

「嗯,打完這關。」

 

「都幾點了……」看著頭也不抬的二宮,相葉不滿地嘟囔著,只是話還沒講完就被二宮一聲「啊――!」慘叫給打斷。

 

「怎麼了啦。」大半夜的還這樣尖叫,被別人聽到還以為鬧鬼了咧。

 

「輸了。」

 

二宮一臉可憐兮兮地望向相葉,手中遊戲機的屏幕上顯示著大大的「Game Over」字樣,這副光景令相葉忍不住「噗哧」地笑了出來,瞬間睡意全都飛到九霄雲外。

 

他打了個大大的呵欠,然後勾起帶著笑意的嘴角走到二宮的床邊,將對方手上的遊戲機抽走,順便把被二宮剛剛激動地丟到地上的枕頭撿起來糊了二宮一臉,「輸了就睡吧,別玩了。」

 

「嗯。」

 

難得二宮很聽話地不再多做反駁,卻還是一點動作都沒有,只是盤腿坐在床上發呆,走到桌上放遊戲機的相葉見他沒什麼動靜,正覺得奇怪,一回頭便望進了二宮那雙擒滿了數不盡卻讀不出的思緒的淺色瞳眸。

 

「相葉真的很溫柔呢。」二宮移開了視線,輕聲說道。

 

「嗯?」

 

「都不會生氣。」

 

「因為我習慣了啊。」相葉歪著頭困惑道,雖說他確實不怎麼會生氣,但他們平常也不是沒有小鬥嘴,只是二宮是個遊戲宅這件事,兩人相處了這麼久他都漸漸變得不太在意了。不過可以的話當然還是希望他別玩這麼多啦,對身體不好。

 

沒再多做解釋,二宮悠悠地伸了個懶腰,「啊啊――果然在相葉身邊打遊戲很令人安心啊!」

 

「不是,安心就算了,為什麼一定要在我旁邊打遊戲。」相葉哭笑不得地說道。

 

「啊,乾脆以後等你學會做飯,我就去你家打遊戲讓你煮給我吃好了。」

 

「才不要,我絕對不會讓你進我家門的!」說著,相葉抓起身邊的枕頭一用力就往二宮身上砸去。

 

然而意料之外的是,二宮竟沒有反攻過來,相葉等了好一會兒始終等不到自己的枕頭飛回來,喚了幾聲也不見回應。

 

一下子鬧騰得像個小學生,一下子又安靜地像個大人一樣,真不愧是二宮和也。

 

「睡了嗎?」相葉躡手躡腳地走到二宮床邊,將自己的枕頭撈回來,他看了看鼻息不平穩地躺在被褥裡的二宮和也,有些哭笑不得地嘆了口氣,轉身將床頭的檯燈關掉。

 

彷彿剛才的打鬧都沒發生過似地,相葉淡定地爬回自己的床上,翻來覆去好幾回才輕輕地說道:「ニノ也很溫柔的哦。」

 

另一頭的床上,有個裝睡的少年將懷裡的棉被抓得更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實梗)

98.10_Myojo:A「那傢伙總之就是個超級遊戲宅。有點玩太多了。在飯店住同一間的時候,nino一直都沉迷於遊戲中。我先睡了之後,有時候半夜起床發現他還在玩。而且如果他遊戲輸了的話,就會又叫又鬧、超級吵的!」

99.04_Mannish:最喜歡對方的哪裡?N「他的溫柔❤」

「啊,乾脆以後等你學會做飯,我就去你家打遊戲讓你煮給我吃好了。」是捏未來的N有次去A家串門的事XD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8、【ずっと一緒】一直在一起

所謂的緣分,是種很奇妙的東西。

 

比如說,第一次主動搭話的Jr.,竟然跟自己一樣是搭總武線通勤的;比如說,入社後第一個朋友,之後成為了自己的相方;再比如說,相葉雅紀現在才知道剛認識時自己和二宮和也穿著同款的鞋子。

 

「竟然是同款嗎!」相葉驚訝地反問一臉平靜的二宮。

 

「嗯,都是白跟黑。」

 

手靠著下巴回想了一陣子,相葉像是突然發現什麼似地抬起頭來,「啊,不過確實有印象明明那時流行Nike的鞋子,卻只有我們穿的是Reebok,所以當時對你有種莫名的親切感呢。」

 

聽見他的回答,二宮輕聲笑了起來,一臉很開心的樣子。

 

「那是兩年前的夏天吧?」

 

「我跟你竟然已經認識兩年多了呢。」

 

這天兩人接受某偶像雜的取材,被問到關於彼此之間的回憶,要說兩年是否已經長到夠讓他們談回憶這件事,他們實在沒什麼概念,但對於度過的歲月還過於青澀的未成年少年們來說,不論是工作還是玩耍都在一起的彼此,幾乎是理所當然地在一起的存在。

 

「話說回來,我們在一起的時間也太長了吧。」聊完了計較金錢的話題後,二宮沒頭沒尾地冒出一句。

 

「怎麼?嫌棄嗎?」

 

「超嫌棄。」二宮一本正經地說著,接著兩個少年笑成一團。

 

緩了緩語調,相葉又重新坐回端正的姿勢,「不過確實是一直在一起呢,像兄弟一樣。」

 

「今年的話在一起的時間比兄弟還要多呢。」

 

「是啊,什麼都會跟對方說,畢竟就算想要隱藏什麼也隱藏不了啊,馬上就會暴露的。」

 

「大概也是因為不管什麼都能跟相葉くん說,不用太過顧慮對方,所以在一起才不會覺得累吧。」

 

「毫無顧忌的,我覺得這樣很棒。」相葉露出一個陽光般的笑容,有個不用顧忌對方就能安心地待在一起的朋友,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啊。

 

所謂的緣分,是種很奇妙的東西。

 

據說人的一生,可以和兩千九百二十萬個人擦身而過。可能眼神曾經在對方的身上駐足、也可能在不經意中肌膚相觸,但真要說的話那並不算是相遇。

 

有人將一場相遇稱作是命運,在數如繁星的人群中,人與人相識的機率據說是千萬分之一,而人與人相知的機率則是兩億分之一。所以每一場相遇、身邊的每一個人,都是值得好好珍惜、獨一無二的存在。

 

如果兩個人的相遇是所謂的命運的話,那麼,現在依然待在一起的他們,大概就是奇蹟了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實梗)

98.11_WU:鞋子是同款。相遇在兩年前的夏天。

99.01_WU:今年在一起的時間比兄弟還多。不用太過顧慮對方所以在一起才不會覺得累。

99.03_Myojo:剛認識時兩人都穿Reebok的鞋子所以有種莫名親近感。

基本上這篇的對話除了超嫌棄那裡外都是雜誌內容XDD抱歉,但真的很想放進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9、【ギター】吉他

這天二宮久違地去了相葉的家,這陣子兩人各自都有出演的劇,倒也是越來越有偶像的樣子了,卻因為工作繁忙的關係總是沒什麼時間一起玩。

 

相葉的家人都是跟大兒子本人一樣溫暖的人,尤其相葉的母親跟二宮家的母親感情很好,經常通電話聊天,這次二宮也是受到了相葉一家熱情的招待,享有了一份豐盛的晚餐。

 

晚餐後二宮去了相葉的房間,想說兩個人來玩點什麼,因為很久沒去了,就連相葉的房間擺設都有了些變化,壁櫥裡放著的電視機給人一種特別講究的感覺。

 

這時,注意到某種違和感的二宮,一臉震驚的開口,「話說你書桌去哪了?難不成你都不用讀書嗎?」

 

「我有讀書啊!」聽到這樣的質疑,相葉不甘心地走向房間角落的小茶几,拍了拍桌面,「在這裡。」

 

雖然二宮對這回答還是抱持著不信任,但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放在茶几旁的吉他給吸引了過去,除了遊戲外正沉迷於玩音樂的二宮想起之前相葉曾說過想學吉他,頓時興致滿滿地靠了過去。

 

「這是新買的嗎?」

 

「是啊!」相葉笑得一臉得意。

 

「彈彈看、彈彈看!」

 

這時還如此興奮的二宮和也,不出一兩分鐘就對自己的魯莽感到後悔了,他看著相葉吃力地撥著弦、彈奏出跑調又生硬的旋律,滿臉寫滿了「這什麼鬼」。

 

一曲結束,相葉帶著有些期待的表情抬起頭來,「怎麼樣?」

 

「這什麼鬼。」真是位誠實的二宮和也。

 

「我才剛開始學嘛!」

 

「好啦好啦,我知道。」

 

看著相葉滿臉委屈的樣子,二宮又忍不住想再多逗逗他,「話說你感覺挺適合口琴的,下次你生日我送你一個吧。」

 

「你這不就是在嫌棄我彈吉他嗎!」相葉大聲笑了起來。

 

不過真要二宮說的話,相葉彈吉他的樣子還是挺帥的。等相葉把吉他練好之後,再去找負責電子琴跟爵士鼓的人,加上他自己的貝斯,就能夠組個樂團了呢。

 

這樣一來,他們因為影劇工作而暫時取消的組合,很快就能再次復活了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實梗)

整段為99年08月POTATO的延伸。nino提到去了愛拔家的事,吐槽了他的書桌跟吉他,但還是誇他帥,提到這樣組合說不定很快就能復活了。

口琴部分是捏後來2000年愛拔生日,nino送了他口琴跟陶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夢・未來・キミと】夢・未來・與你

第一次,二宮對相葉有了說不出口的話。

 

高中生的青少年們,大多都開始思考起自己的未來和出處,許多的Jr.看著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出道的前方,最終選擇了退社,或是不知不覺間就消失不見了。而二宮和也也不例外,對影劇甚至是幕後工作抱持著興趣的他,萌生了想要去美國學習的想法……

 

退社這種事對相方又怎麼說得出口呢。

 

在被選為排球應援團體的成員之一時,他一開始以為那只是期間限定的團體,也曾打算跟著同被選為成員的櫻井翔去拒絕社長,不過最後這一行動卻因為社長不在家的關係不了了知。

 

無法跟相方一起出道這種事,又更加說不出口了。

 

所以當他後來知道相葉也被叫來時,比起好或不好的想法,更多的是開心的情緒。

 

相葉似乎還對於他現在身處的情況有些茫然,但看到二宮還是露出一副很開心的表情。在社長訓練他們回答記者會上的問題時,相葉被安排了那句「想在世界中捲起暴風雨」,結果記到後來不管什麼問題都這樣回答,這樣的傻樣讓二宮覺得特別有趣。

 

他們被帶去的是一個陌生的國度,背負著尚未明白意義的「嵐」之名,突然便乘上了遊艇朝著未知的汪洋大海前去。

 

――想在世界中捲起暴風雨。

 

――想在世界中捲起暴風雨。

 

站在鏡頭前的二宮莫名地感到有些炫目。

 

終於對於出道這件事有了實感,是在正式出道前幾天的握手會上。數萬名的粉絲來到現場,一個個都帶著耀眼的笑容,二宮這才知道自己已經無法回頭,更感受到身為「嵐」的實感。

 

他看了看身旁的相葉,對方雖然掛著並不是那麼游刃有餘的表情,還是很努力地回應著身前將手伸上來的每一位粉絲。雖然他們的前方是一片未知的領域,但是想到那樣的未來也有著相葉的存在,不知怎麼地竟感到有些安心。

 

「看來我大概還要再跟你多走一段路了。」二宮微笑著低下了頭,用只有他跟相葉才能聽到的音量說道。

 

「嗯?」

 

那便是,屬於他們的另一個起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實梗)

99.11_WU:N「相葉君是已經超越了好或不好之類的了,因為一直在一起,所以聽說是在同個組合時真的非常開心。」

有放入改編後的Song for you歌詞。其他情景就是他們提到過關於出道時的種種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寫完小竹馬啦(灑花

真的很謝謝爺爺不拆竹馬之恩嗚嗚嗚

於是兩人都成長為立派的大人了嗚嗚嗚

 

第14篇的結尾是以這張為印象。

7254.pn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冬澪(夏空) 的頭像
冬澪(夏空)

冬與夏的夢境循環論

冬澪(夏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