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上的點文第二篇!!!!

這次主題是雨。

 

 

*勿代三

 

他曾經,很喜歡雨。

 

喜歡那些雨粒敲打在建築物上的聲音、也喜歡那份清新的空氣與環境,以及遇見了自己喜歡的人的那個雨天,對方輕喚著自己的名字まふまふ的回憶。

 

但是現在只要提到雨,腦海中出現的都是那個男人的臉、那個男人的氣味、那個男人的溫度、那個男人的嘲笑聲、以及那該死的吻。

 

雖然也被提醒長著那樣標緻的長相要更加的小心,但是他始終沒想到自己這樣一個大男人在大太陽下走在大馬路上也能被羞辱成這副模樣。

 

六月的濕氣浸染著他的呼吸,雨水彷彿要將他淹沒般不停地打落在他瘦弱的身影上。まふまふ撫摸著自己身上暴力的痕跡,比起腰部和後穴的不適感,他的心臟更是要被撕裂般地疼痛。

 

他恨不得這可悲的一切都被大雨沖走。

 

體會到自己的無能為力,巨大的恐懼向他襲來。他強忍下腹中湧上來的噁心感,恍惚的視線中出現了自己所住的公寓。

 

まふまふ望著熟悉的家門,手卻在要轉動門把前赫然停住了。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在門後等待著自己的戀人,進而對這樣逃避的想法以及汙穢不堪的自己感到深深的厭惡。

 

會被責備的吧?會被唾棄的吧?會被用像是看著垃圾般的眼神看待的吧?。光是這樣忐忑不安地猜測著,眼淚就不由自主地落了下來。

 

或許是聽到了哭聲,悄悄敞開的門後出現那熟悉的容顏。帶著驚訝的神情,そらる那雙深藍色的雙瞳映照出他殘缺不堪的衣裳。看見那樣醜陋的自己,まふまふ不禁倒吸了一口氣,突然之間身體上那些曾感受過的疼痛又像是復發一般地肆虐著他的五臟六腑。

 

「對不起……」

 

まふまふ眼淚徹底潰堤之前,そらる靜靜地將他擁進懷裡。他吻著他的嘴唇,就算在那之中藏著別的男人的氣味,他就只是不發任一言語、像是要壞掉一般地親吻著。

 

朦朧之間,銀絲跟眼淚糾纏在了一起,そらる分不出究竟是誰的所有物,只是一個勁兒地舔舐著對方的鹹味。那應當是,屬於他的。

 

そらるさん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罪惡感跟自我厭惡環繞著他,まふまふ發現自己不敢直視對方的雙眼。

 

所以他逃跑了。

 

也就只有這次まふまふ才能用那沒什麼份量的體力甩開朝自己追來的そらる,大概是腎上腺素引發的作用吧,一方面感到慶幸,卻又不自覺地惋惜著。

 

他躲在公園旁的草叢中仰望著佈滿雨水的黑色天空,被刺痛的雙眼中不停流出的眼淚和雨滴混和在一起滲進泥土裡。已經不管怎樣都無法回去了。

 

多麼希望那只是一場夢

 

まふまふ從床上坐起身的時候,已是日過當中。

 

窗外傳來淡淡的花香,應該是家門前的茉莉花開了吧?清芬的氣味搔弄的まふまふ鼻尖,運送著的氣息比平常更加的清涼。

 

早上,下過雨了。

 

一這麼想著,まふまふ便有些懶得起床。他攀在床沿邊,無聊地玩弄著垂在兩旁耳際邊的髮絲,邊想著該怎麼拒絕等會兒的邀約。

 

剛要再次閉上雙眼,床邊忽地震動不斷。まふまふ皺著眉拿起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滑開顯示著「天月」兩個字的螢幕。

 

まふくん,等一下你會去吧?

 

聽見友人那充滿著擔憂的嗓音,まふまふ方才腦海中擬定的拒絕的話語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他長嘆了一口氣,像是在埋怨著自己的善變似地壓著翹起的劉海。

 

「……會。」

 

「嗯,那等會兒見。」聽到まふまふ那麼說,對方便安心地掛斷了電話。

 

默默地走向廁所的鏡子,まふまふ望著那自己有些憔悴容顏,因為昨晚熬夜製作歌曲的關係又或許是其他原因,黑眼圈似乎又比平常更嚴重了些。

 

他拍了拍有些乾燥的雙頰,久違地梳理了凌亂的頭髮,並換上藏在衣櫃底層的西裝。まふまふ盯著打理後的自己,僵硬的表情看起來是那樣的陌生。

 

出發到目的地後,他發現到很多以前的舊識,悄悄地躲開那些人的目光後,まふまふ尋找著目標。太過於吵鬧的地方まふまふ並不怎麼應付得來,他選擇走過人比較少的小路,過了好一會兒才終於在最前方被群集包圍的地方發現了那個熟悉的身影。

 

在那個人身邊,有著一個穿著著白紗的高挑身影。兩人笑著和身邊的親友們聊著天,看起來十分幸福。

 

——そらるさん……

 

まふまふ閉上雙眼,不知怎麼地又回想起以前對方摟著他笑說要跟他結婚的記憶。喜歡的人現在結婚了,賜予幸福的人卻不是他。

 

「謝謝!」

 

回過神熟悉的聲音便近在眼前,那對新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繞到這邊來。まふまふ靜靜地觀望著,深紅色的眼瞳中毫無波瀾。

 

「恭喜你。」意識到的時候他已然開口。那是まふまふ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的聲音是那麼的空洞。

 

原本正帶著微笑應付著客人的男子聽到這道聲音,不禁僵在原地。他望向まふまふ宛如連身邊呼喊著「そらる」的伴侶的聲音都聽不到地,眼淚不受控制地淌流而出。

 

那瞬間まふまふ覺得自己就要衝過去抱住對方,但他沒有。

 

時間像是靜止一般,屏息的那刻まふまふ的氣息就像被汙染般越發沉重。他移開視線,勉強忍住鼻頭的酸意朝著そらる露出微笑。像是凋零前的玫瑰一般地淒美。

 

「對不起。」轉身離開現場,まふまふ踏上回家的路途,他沒有資格去回應對方的淚水,因為是他自己先逃走的。

 

——這樣子就可以了。

 

明明是那樣好的日子,不知不覺中又再次下起了雨。

 

 

-fin

Please forgive me.

 

每次寫文都會一邊寫一邊腦內模擬,然後自己難過的(ry

這是我感到最為難過的一次(?)雖然因為文筆關係不是表現得很好。

所以寫一寫會希望srr乾脆之後就離婚去找麻乎吧!!!!!(幹到底是誰寫的啊##

(這串請不要帶入三次元#)

冬澪(夏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