にのあい(Jr.期)二十題

 

*非cp向的小朋友們。

*每篇500~1000字,將在噗浪的日更(然而沒做到)統整成一篇

*兩人個性、互動以個人解釋居多

*雖然有大量現實梗,但大多皆為虛構

基本上都會在文章後面打上現實梗出處若對其他過往互動有興趣可以看統整

 

 

1、【帰り道】 回家的路

 

那只是一個極其平凡的夏天。

 

剛入社沒多久的二宮就算是在一群同齡的孩子之中也算是後輩,大部分的Jr.不是早已充滿藝人架勢、就是已和周遭打成一片,拼命地發掘屬於自己的光芒。

 

相較之下總是被吐槽「一臉沒幹勁」的他,本來對「偶像」這個身分也沒有太大野心和執著,在一群活力四射的Jr.中顯得格格不入。雖然別人來找他說話時還是能夠妥善應付,但卻也沒多大興趣主動去向其他人搭話。

 

就在那時,那個人出現了。從別人那兒聽說那是他第一個後輩時,二宮確實花了比平常多了一些的時間去打量那個叫作相葉雅紀的新人。看起來年紀比他小的相葉,彷彿是誤入陌生草原的幼兔一般,總是怯生生地站在人群之外,而那幾乎看不見眼白的雙瞳裡流露著單純。

 

「相葉、くん?」

 

於是那一天在社長的車上,他試探性似地開口叫了對方的名字。想起來那是他第一次主動向同為Jr.的孩子搭話,也不知道是出於身為前輩的責任感,還是因為其他的什麼。

 

然而對於他的好意,身旁的相葉卻像是被嚇到了一樣,只發出了一個短促的「誒?」,同時似乎悄悄地又往旁邊移了幾釐米。

 

二宮看著那防備心很重的眼神,覺得自己好像被當成誘拐犯一樣地警惕著,我不是我沒有別瞎想啊!二宮和也在心中這樣默默地為自己叫屈。於是為了解除對方過度的防備,他只能設法找些共通話題。

 

「你是東京人嗎?」

 

「……千葉。」

 

「所以你坐總武線來的?」

 

「是的。」相葉認生地說著敬語。

 

「那等一下節目結束後,我們一起回去吧。我家也在那個方向。」

 

大概過了幾十秒,久到二宮都要懷疑對方是不是睡著的時候,相葉才終於點了點頭當作是答覆。

 

在那之後他們去見學前輩們出演的節目,先不說剛入社不到幾天的相葉,對於資歷不深的二宮來說,節目的排場、燈光佈景、以及從前只在電視上看過的主持人,所有的一切都顯得新鮮而耀眼。

 

趁著空閒時間聊了些無關緊要的話題,二宮這才發現相葉比他大了一個學年,也發現相葉其實比想像中的還要好相處,除了比較怕生跟內向以外其實跟個普通的中學生差不多。他望向一旁雙眼發亮地盯著環著光的中央佈景的相葉,思考著為什麼自己剛才會選擇去搭話。

 

可能,就是為了看到這個笑容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實梗)

98.11_WU:相遇是在舞蹈課、在社長車上第一次交談、N一開始以為A比他小

01.08_Duet:二宮「相葉則是我第一個主動搭話的Jr.。我對他說『一起回家吧!』,那時的他還一副很害怕的樣子。」

02.07_POPOLO:愛拔一開始對N是講敬語

02.09_ぴあ:第一個後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ファーストキス(ではない)】(並不是)初吻

 

相葉雅紀覺得很委屈。

 

二宮和也那傢伙竟然在雜誌採訪問到「理想中的初吻」時,說自己的初吻被相葉給奪走了,然後一旁的其他人還跟著起鬨!但那明明只是意外!相葉忿忿地想著,那才不是他的錯!

 

那麼事情究竟是怎麼發生的呢?

 

是這樣的,那天他跟二宮和也先生友好地坐在合宿所的地上打遊戲機,結果對方不知道是遊戲玩膩了還是哪根筋不對,突然說要比賽什麼誰可以忍耐不眨眼比較長時間。

 

乖巧的相葉當然是點頭答應了啊,他們面對面正座著並拗著各種奇形怪狀的鬼臉,然而就在相葉打算靠近一點嚇二宮的時候,背後卻突然被不知道是誰推了一下……

 

然後、然後就不小心親到了啊……相葉哭喪著一張臉,真心覺得非常無奈,明明又不是他故意的。

 

至於意外發生後的後續,二宮大概是被嚇了一跳,也沒有生氣或做出什麼其他反應,可能覺得男孩子間多說什麼只會顯得很尷尬吧,他只是默默地又拿起遊戲機玩了起來,而那天他們還是跟平常一樣一起回家了。

 

要說有什麼變化的話,呃、就是二宮的臉真的很紅。

 

嗯,就像顆熟透的番茄,不對不對,是柴犬。熟透的柴犬。相葉還是第一次看見臉那麼紅紅到連耳朵都紅透的二宮,蠻可愛的。但是可愛歸可愛,這不代表二宮可以隨便冤枉他。

 

「若你要說那是初吻的話,我也是啊……

 

採訪結束後,相葉向著坐在旁邊正準備開始發呆的二宮這麼辯駁道,然而回過神來的二宮似乎不太領情,只是別過頭說著「可惡,你以後追女友要我幫忙的話我絕對不幫!」

 

「說起來,這應該是那個推了我的人的錯吧?」

 

……」這次二宮倒是認真地沉思起來了,不到幾秒,他豁然開朗道:「說的也是。」

 

「就是啊。」

 

眼見對方釋懷得如此之快,相葉只覺得自己又被鬧了一番,有些消沉地撇著嘴。大概是感覺到他不滿的心情,二宮彌補似地拍了拍他的頭。

 

「那、我們去把那個人找出來吧。」二宮說著邊站起了身,並伸手將相葉拉了起來。

 

於是兩人開始玩起了偵探遊戲,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似地肩挨著肩,去一一詢問目擊證詞。

 

今天的合宿所依舊和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實梗)

97.3_POTATO:初吻梗的整段雜誌來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ラーメン】拉麵

 

二宮和也,即將14歲,被錢誘惑去彩排室並放棄了棒球夢之後現在正朝氣滿滿——好吧,並沒有朝氣滿滿——地當著偶像,最近上完課後最常做的事就是跟某個笨蛋一起去吃拉麵。

 

機靈如二宮其實並不是真的想吃拉麵,尤其還是經常。基本上都是相葉想要在御茶之水等車,畢竟坐車到千葉也要花個幾十分鐘他可不想從頭站到尾,而從首發車上去後便能夠坐到位置。二宮自己並不是很在意那個,不過就是陪相葉而已。

 

嘛,就當作是耗時間也不錯,二宮以右手撐著下巴看著對面吃得津津有味的相葉,一邊這麼想到。

 

「喂你也吃太快了吧!」只見相葉轉眼間一碗麵都快剩一半了,二宮忍不住出聲抱怨。

 

「是ニノ吃太慢啦!」

 

「話說你臉上有蛋漬……。」

 

「嗯?」

 

原本還不滿地反駁的相葉聽見他這麼說,馬上把臉湊過去,一副要別人幫他弄掉的樣子。而二宮雖然是滿臉嫌棄,卻還是拿起衛生紙在他臉上胡亂抹了一把。

 

「謝了。」他笑了開來。

 

相葉雅紀,剛過14歲,帶著一顆籃球去了彩排室的那天之後現在正生龍活虎——好吧,也沒有生龍活虎——地當著偶像,最近上完課後最熱衷的事便是邀某個嘴硬的傢伙去吃拉麵。

 

事實上就算是單純如相葉,再怎麼喜歡拉麵也有吃膩的一天。雖說的確是為了耗時間才來吃拉麵,但若是要二宮陪自己去外面晃的話對方可能會直接說想回家打遊戲,而如果他把二宮留下來的話就有更多時間聊天,在電車上也能一起玩遊戲。

 

這麼一想就算是吃膩的拉麵也變得豐富了些,相葉一邊扒著手邊的食物,一邊對於又能跟友人待在一起更長時間而感到開心。

 

「你在笑什麼?」對面的二宮不解地問道。

 

「沒什麼。」

 

相葉回著,低頭假裝安靜乖巧地吃著麵,然後趁著二宮不注意的時候,伸長手臂夾走二宮碗裡的一片叉燒並迅速吃進嘴裡。

 

「喂!」

 

先是反射性地抗議了一聲,二宮接著露出無奈的表情,放任相葉將從自己那裡搶去的食物吃抹乾淨,並看著滿嘴塞滿食物的他笑了起來。

 

幸好今天的二宮和也還是那個不會拒絕相葉雅紀的二宮和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實梗)

150214交嵐:說是拉麵是愛拔想吃的N只是陪他去

99.04_Mannish:相葉「(喜歡他的地方是)不管要求什麼他都會接受。」

像老母親一樣的N來自後來他管A吃飯(02.02_WU)喝水(03年控repo)量時的印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観察記録】

 

「相葉ちゃん總是在發呆呢。」

 

二宮看了看身旁又不知道神遊去哪了的相葉,又笑著回頭繼續對雜誌取材的記者說道,「雖然我也沒資格說他就是了。」

 

「不過我是一直都在發呆,相葉くん比較厲害,攝影機拍到他的時候他總是笑著揮著手,像個真的偶像一樣。」

 

說著二宮又往旁邊看了一眼,只見相葉的頭一點一點的、眼睛都快要瞇了起來。在他身體往旁邊傾的那刻,二宮趕緊拉住他的手把人抓回原位。真是太危險了,二宮不禁冒著冷汗。

 

不過在千鈞一髮之際被抓回來的那位卻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只是皺著眉頭睜開了雙眼,迷茫地望向身邊的二宮和也。看著這樣打瞌睡被吵醒的相葉傻傻的模樣,二宮覺得特別有趣,在心中默默決定以後要再多玩幾次。

 

記者採訪完後又接著往下一個Jr.的方向走去,而閒閒無事的兩人則默默盯著那邊追逐著的幾個人玩著一些無聊的遊戲。

 

「欸。」二宮突然出聲道。

 

而相葉看著他歪了下頭,卻是一句話也沒說。二宮偷偷笑了起來,這傢伙要是再這麼安靜下去,他怕都是要學會讀心術了吧。

 

「要不要玩馬力歐?」

 

「好啊。」相葉點了點頭。

 

然而實際上,相葉打遊戲並沒有他打得好,就算二宮找到以前的存檔紀錄為他選擇了比較簡單的關卡,還是一下子就GAME OVER了。

 

因此二宮只好湊過去教他打法,像是移動或跳躍的技巧、或是躲避敵人跟障礙物的時機。這樣那樣地折騰了一番後,相葉終於抓到一些訣竅,順利地走向了終點。

 

「哇啊啊!」

 

看著螢幕上顯示的過關樣式,初嘗戰果的相葉忍不住興奮地大叫,他手上還拿著遊戲機,開心地左右晃動著。

 

「別亂叫啊你!」

 

二宮被突然的聲響嚇了一跳,有些不滿地傾身過去掐了掐相葉的臉頰,捏了幾下之後又伸手往頭頂拍了拍。不過相葉大概是心情正好,對於這樣的舉動也沒有生氣,只是回捏了幾下,朝著二宮露出燦爛的笑容。

 

看著這樣的相葉,二宮抿了抿唇,也忍不住笑得露齒。

 

你看,那麼耀眼的笑容,不多笑的話也太可惜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實梗)

99.03_M誌:前半段雜誌取材內容。打完才想到是99年的,但是會發呆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就沒做更改

竹馬任天堂CM:以前經常在合宿所一起玩馬力歐

98.07_WU:二宮:相葉看起來非常幸福的時候是快要睡著的時候,在這個時候去打擾他,對我來說非常幸福

讀心術是我自己講的XDD畢竟他們說過不用講都能理解對方想什麼,翔桑也曾說他們是以心傳心コン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風邪】感冒

 

坐在排練室的鏡子邊看著周遭有些吵雜的空間,二宮頓時覺得有些無趣,只是一個人默默埋怨著某人的缺席,明明是上舞蹈課時難得的休息時間,卻也沒什麼心情去找別人聊天。

 

那個某人是個很認真努力的人,當其他人都在休息時,就只有那個人擅自練起了舞,每當看著那樣的他,二宮也會不自覺地跟著練了起來。平時二宮總嫌棄搞得那麼累,現在卻對無事可做的空閒感到不習慣。

 

習慣真是種可怕的東西啊,他默默地嘆了口氣。

 

於是課程結束後,二宮多坐了幾十分鐘的車程去了幕張,一個人走去了相葉家。

 

當他輕手輕腳地打開相葉房間的門時,卻發現那傢伙不知道為什麼竟然在棉被裡縮成一團,不平穩的呼吸聲透露出他醒著的事實,完全沒有像個病患一樣乖巧地平躺著。

 

「喂相葉,你怎麼不躺好。」

 

「啊,ニノ!」聽見孰悉的聲音相葉驚訝地翻開被子,突然又想到了什麼般將被子遮住自己的臉,只剩下一雙眼睛眨了又眨。

 

「你鼻音重到嚇人欸。」二宮說著,一邊從外套口袋拿出自己帶過來的口罩,「這樣就行了吧?」

 

等到他完全戴上後,相葉才緩緩地將棉被挪開自己的臉。他看著二宮將身上的東西放在門旁並坐到床沿,微微揚起了嘴角,因了無生趣的一天迎來了友人的到來而感到開心。

 

「你怎麼突然來了?」

 

「來給某個又感冒的人探病啊,覺得他一個人待著大概很無聊吧。」

 

「ニノ是在擔心我嗎?」

 

看相葉一臉笑嘻嘻的樣子,二宮走向前輕輕用拳頭敲了下他的頭,「廢話。」

 

把一臉想下床活動、明明打著噴嚏還絲毫不安分的相葉抓回被窩後,二宮便表示他要先回去了。畢竟也沒有跟家裡說要晚回家、在這邊打擾別人養病也不太好,本來也就只是來看看相葉的臉而已。

 

二宮接著打開背包拿出了剛買的漫畫雜誌,並放到露出了落寞表情的相葉身前,讓他無聊的話就看看漫畫。

 

「那你明天如果可以出門的話再跟我講。」

 

但是他還沒走出房門,又被相葉以有些不安的語氣叫住:「不過我沒去上課,會不會跟不上啊……」

 

「一兩次而已沒那麼誇張啦。」

 

即使二宮這麼安慰道,他還是一副無法釋懷的樣子。想來想去,二宮也只能換個方式說服:「那不然等你感冒好了我再教你?」

 

「真的?」

 

「騙你幹嘛?」……好吧,二宮必須承認他原本只是想敷衍一下而已。

 

「那、說好了哦。」

 

語畢,相葉朝著門邊的二宮伸出小指,吸了吸鼻子並難得露出了淘氣的神情。

 

說實在話二宮和也覺得兩個都已經國中了的男生,還要玩拉勾做約定真的很好笑,但是看到對方無害的表情,他終究還是妥協地走回相葉的身邊,回應了對方伸出的手。

 

「約好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實梗)

97.06_WU:「相葉呢,是個非常努力的人。在舞蹈課中大家都在休息的時候,就只有他一個人在練習。看著那樣的他我也跟著練起來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6、【シンメ】對稱位

 

剛開始瀧澤秀明讓他跟二宮跟在自己身後時,說實在相葉十分緊張。

 

畢竟從他們倆入社時,瀧澤就已經是知名度高的Jr.之首了,他帶著不容忽視的光芒引領著眾Jr.,是彷彿大哥一般的存在。

 

以往他們在前輩身後伴舞時從沒站過第一排、拍雜誌的時候也幾乎是跟一群人站在一起,突然讓他們跟著一直都在最前方的人,說不緊張是騙人的。

 

這天出演的節目有著跳舞的收錄,也是相葉第一次站在那麼前排的編排位置。於是他比平常還早了一小時出門,而原本都跟他差不多時間到達的二宮則只比他慢了半小時。

 

「相葉你也太早了吧!」

 

剛走進休息室的二宮,一看到一個人坐在排練室裡的相葉就被嚇了一大跳,他自己都怕在集合時間之前來會被工作人員給趕走,沒想到竟然有個人發神經比他還早來。

 

「哈哈,因為有點緊張。」

 

看著二宮一副瞭然於胸地點點頭地樣子,相葉又問道:「你不緊張嗎?」

 

「還好吧。」二宮朝他笑了笑,「旁邊是你的話跳起來也比較安心。」

 

「是這樣嗎……」

 

「你平常不是練得很勤嗎?放心吧。」二宮走過相葉的身邊並拍了拍他的頭,接著在牆角將身上的背包卸下。

 

相葉突然發現到最近二宮似乎很喜歡拍他的頭,不過雖然說有些莫名但倒也沒覺得不舒服之類的,也就沒有多說什麼了。

 

稍微練習一會兒後兩人決定先去今日共演的前輩那打聲招呼,便結伴走出了排練室去尋找前輩的休息室。

 

「啊,相葉くん、ニノ!」

 

他們意外地發現瀧澤竟然也在那邊,而對方看到門外站的是這兩人後露出驚訝的表情。

 

「這就是你說的那兩人嗎?」前輩的中居正廣富有興趣地走向他們,並對一旁的瀧澤問道。相葉跟二宮連忙行禮說著「前輩好」,得到了幾聲溫柔的回應。

 

「啊,是的。這兩人長得差不多高平衡比較好。」

 

「而且還長得很像。」中居打量著兩人,笑了起來。

 

相葉歪了歪頭,他從來就不覺得自己跟二宮長得像。

 

「不過身高的話還是相葉くん高了一點呢。」

 

聽見瀧澤這麼說,原本有些恍神的二宮彷彿突然想到什麼般地抬起頭,然後面露不滿地對相葉說:「啊、說起來你這傢伙,什麼時候竟然長得比我高了!明明以前我比你高的!」

 

相葉覺得特別委屈、真的很委屈、委屈得臉都要皺在一起了,長得高又不是他的錯!

 

「好了。」瀧澤拍了拍他們的肩,「小朋友們快點回去準備。」

 

雖然在錄製開始前有了這樣的小插曲,但正番就如同二宮講得那樣、一切都很順利。多虧這幾天大量的練習,即使相葉腦袋亂成一團身體也能隨著音樂動起來,而就算歌聲顫抖得再厲害,也有二宮或其他Jr.幫忙支撐著。

 

在進入間奏的舞蹈時,比較鎮定下來的相葉偷偷瞄了眼身旁離他有段距離的二宮,只見對方臉上帶著平時少見的認真神情,賣力地揮動著手臂。和二宮一同踏出一個旋轉的舞步的同時,相葉不自覺地露出微笑。

 

——我是知道的,你的認真及努力。

 

最後一個音隨著聚光燈灑落在他們的身上,相葉和二宮一齊望向了前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實梗)

第一段相葉獨白為takki上老俱時竹馬vtr的一小部分的大概印象。

A曾提到說,雖然N很喜歡發呆,其實是個很認真、而且很努力的人。

原本N長得比A高是N自己說的,我忘記在哪看到的了但是應該是有......吧?(喂

長得像是因為常常被社長跟前輩認錯,雖然我自己不覺得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7、【スタンド バイ ミー】stand by me

 

「四個小孩演的舞台劇,真的會有人想來看嗎……」

 

相葉坐在新幹線月台的長椅上,相葉雙手捧著劇本,兩隻腳晃啊晃啊的,心中的不安表露無遺。月台上的行人來來往往地快步走著,繁忙地趕著去某個或許重要又或許不重要的目的地,絲毫沒人留意到兩個閃著微弱光芒的新星。

 

而這些繁瑣的腳步聲似乎也只是讓相葉更加地焦躁。

 

一旁的二宮看了則習慣似地安撫道:「會的啦。就算人不是很多,但有人願意看就已經很不錯了。」

 

「說的也是。」

 

「而且能讓我們演舞台劇就很感謝了。」

 

這是他們第一次主演的舞台劇,試過幾個Jr.後最終決定由相葉、二宮、松本潤以及生田斗真主演,雖說已經盡全力地練習了,但初出茅廬的少年們多少還是有些緊張。

 

「你在看什麼?」二宮注意到相葉手上的劇本一直停在其中一頁。

 

「一幕最後的那個……」

 

「哦,我們兩人的那個啊。」

 

「嗯。還是不懂『永遠不會改變的事物真的存在嗎』是什麼意思,會改變的東西本來就會變,不會變的就一直都不會變不是嗎?」說到後來,相葉都有點搞不清楚自己在講什麼了,只覺得唸起來像繞口令一樣全部混在一起。

 

看著面露迷惘的相葉,二宮忍不住笑了出來,「我年紀還比你小呢,你問我我怎麼知道。」

 

相葉看著那竊笑的樣子,馬上就意識到對方又是明明知道答案又不講,故意鬧著自己玩的,便有些不滿地鼓起臉頰,想著要是二宮又過來摸頭敷衍了事的話,這次絕對要躲掉。

 

不過二宮像是知道他在想什麼似的,完全沒有靠近相葉,只是搶過他手上的劇本將其捲成一束,往他的頭頂上敲了一下。

 

「好啦車來了,走吧。」

 

這天是舞台劇首日,青澀的少年們帶著些微躊躇的步伐走上了舞台。放眼望去,觀眾席並沒有坐滿,零零散散的空席令相葉不禁有些退卻,但還是鼓起了勇氣繼續前行至舞台的正中央。

 

沒事的。相葉抬頭望向離他兩公尺遠的二宮,悄悄地深吸了口氣。

 

沒事的。感受到他的視線,二宮微微地點著頭回應。

 

隨著主題曲的響起,少年們向四處奔走而去,大概是多虧了平常作為偶像的舞蹈練習,音樂的節奏反而舒緩了他們的緊張。好在演出的途中都沒出什麼大差錯,隨著時間的流逝終於到了一幕的結尾。

 

舞台中央逐漸暗了下來只剩聚光燈照在舞台兩側的他們身上,相葉看著了佇立在正對面的二宮,明明近在眼前卻又顯得格外遙遠,彷彿一層薄霧般隨時都有可能會消失。突然間,好像有那麼一點明白了台詞的意義。

 

於是他緩緩地開口,不再顫抖的嗓音響徹於劇場內。

 

「永遠、永遠不會改變的事物真的存在嗎?」

 

面對摯友的疑問,少年目光堅定地露出了笑容:「存在的。」

 

「stand by me」

 

「stand by me」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實梗)

整段皆為stand by me的延伸腦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8、【抱き枕】 抱枕

二宮睜開雙眼後第一眼見到的便是透過窗簾照射進來的陽光,而床頭矮桌上放著的鬧鐘則顯示著七點五十分。明明設定的時間都還沒到,他能比鬧鐘還早起來實屬一件難得的事。

 

正當他覺得奇怪時,迷迷糊糊地感覺到腰上一股彆扭的感覺,轉頭一看才發現自己竟被相葉當成抱枕來抱了!

 

二宮一邊嫌棄地皺了皺眉,一邊想到說相葉確實是有抱東西睡覺的習慣,只是原本該在懷裡的那隻玩偶,不知道什麼時候掉到了旁邊的地板上。他只能小心翼翼的挪開相葉的手,輕手輕腳地下了床。

 

其實這次他們待的飯店給的是兩張單人床,但是前一天生田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跑來找他們玩,明明房間的分配是二宮和相葉、松本跟生田,但那傢伙卻在這裡睡著了,於是二宮只好跟相葉把床合在一塊兒,三個人躺在一張大床上。

 

而罪魁禍首的生田斗真,早就不在房裡了。

 

「可惡,下次絕對不會再寬容他了。」二宮嘟囔著,像是要消去令人焦躁的起床氣一般,默默地拿起了放在行李裡的遊戲機,爬回被窩裡打起遊戲。

 

但是今天也不知是哪裡不對勁,平常各種破關斬將無壓力的二宮竟然連連卡關,他有些不耐煩地將機子丟在棉被上,洩恨似地往旁邊相葉的屁股踢了一腳。

 

「吶,相葉?」二宮推了推把頭窩在枕頭裡的相葉,「相葉くん?相葉ちゃん?相葉さん?」

 

就算他再怎麼打擾,相葉也只是悶哼了幾聲便轉過頭繼續睡,在睡夢的誘惑下完全對吵鬧的那人不理不睬。於是最終,二宮伸手去捏住相葉的鼻子,然後大喊:「雅紀くん――」

 

這次相葉終於有反應了,他皺著眉爬了起來,茫然地看了看鬧鐘顯示的時間,然後又回過頭來,無辜地望向一臉滿意的二宮。

 

「……什麼事?」

 

「來打遊戲吧!」

 

其實相葉很想拒絕他,但看到那興奮的身影只覺得自己大概也沒得睡了,便接過了二宮手上的遊戲機。

 

「我這關一直破不了,你幫我吧。」

 

「嗯。」

 

啊、但是,遊戲打得比二宮還差的相葉是要怎麼樣才能打贏呢?突然想起這件事的相葉眨了眨眼,但還是沒有提出疑問、繼續玩了下去。

 

於是那一關一直打到隔天才破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實梗)

97年:生田跑到竹馬的房間睡著,於是他們只好將兩張床合在一起

98年_Mannish:相葉被二宮吵醒問他遊戲怎麼玩,語感看起來是累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9、【自転車】 腳踏車

 

秋天的尾聲伴隨著些許的涼氣,有些孤單地落在午後的新小岩車站,相葉坐在車站出口旁的欄杆上晃著雙腳,看了眼身前爆胎的腳踏車又嘆了口氣。雖說也是幸好早已過了炎熱的夏天,但眼看能夠玩樂的時間逐漸減少,少年的心裡又添了一絲遺憾。

 

二宮的家離車站有些距離,想要走過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而傳簡訊給二宮之後到現在都還沒得到回覆……想著想著相葉不禁感到有些失落,然而就在這時,他似乎聽見了有人在呼喊著自己的名字。

 

「唷!」

 

聽到遠處傳來熟悉的聲音的相葉猛然抬起了頭,只見二宮奮力地踩著腳踏板、騎著單車爬上了眼前的上坡朝著自己騎來。看到滿身大汗的友人他連忙將自己的車擺好,往二宮的方向跑去。

 

「ニノ你怎麼來了?」

 

「來接你啊廢話。」

 

將車架好,二宮雙手插著腰,彷彿想表現出這沒什麼的樣子,他喊著讓相葉快點坐上後面臨時架起的椅墊,接著緩緩地掉頭騎上原來的路。

 

單車隨著下坡的弧度逐漸加快,風也逆行地從兩人身旁呼嘯而過。大概是風的涼爽吹散了方才的鬱悶吧,心情大好的相葉舉起右手興奮地大喊著,只差沒有整個人站起來了。

 

「欸你別亂動啊,等下我的車也爆胎的話怎麼辦?」感受到後方傳來的晃動,二宮有些驚慌地大叫著。

 

「啊、抱歉。」

 

聽到那麼直率的道歉,二宮忍不住笑了出來,「相葉你還真是開朗啊。」

 

「欸?ニノ比我開朗多了吧?」

 

「我才沒有呢。」

 

順著風,相葉聽見二宮意義不明的輕聲反駁,但他不太懂對方指的是什麼。恢復鎮定的相葉只是靜靜地抓著腳踏車後座的鐵製邊緣,任由二宮繞著幾條迂迴的捷徑小路、走過有些不平坦的路面。

 

相葉看著二宮的後腦杓,突然想到了什麼似地露出了微笑,雖然平常的二宮看起來有些冷淡――與其說冷淡不如說他正在發呆中不想講話――、瘋起來自己又跟不上,但其實是個溫柔的人呢。

 

但是如果跟對方講這個發現的話,大概又會被各種吐槽,所以目前還是先當作自己心中的一個祕密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實梗)

03年控repo:相葉「nino本性是很溫柔的呢。Jr.的時候,有次我的腳踏車爆胎了,他還特地過來接我。什麼抱怨都沒說就只是跟我說了聲 "呦!"、滿身大汗地(笑)。現在如果跟他講這件事的話,他都會說 "我完全不記~得"之類的。雖然是個好人,但是超級容易害羞的呢(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0、【珍しい褒め言葉】 難得的一句稱讚

 

那傢伙變成小平頭了。

 

那傢伙?就是二宮和也啊。二宮和也剃了個小平頭,然後就這樣從他身邊消失了幾個星期。真是蠻不講理,相葉這樣想道。突然就跑去了很遠的地方拍電視劇,總覺得有種自己被扔下了的感覺。

 

「你如果很閒的話就來找我玩啊。」

 

這是他跟人在伊豆的二宮通電話時幾乎都會聽到話語,對方總是帶著些調戲意味、開玩笑似地說道。每次聊天的時候,二宮都會這樣說著自己沒人能夠聊天好無聊,卻從不談拍戲的內容和狀況。

 

「又不是想去就能去的地方,而且我才不閒!」

 

說是這麼說,其實一直在身邊的搭檔不在了,還是令相葉感到有些寂寞,於是當二宮回來的時候,他真的很開心。

 

不過幾個星期不見的二宮沒有說些什麼,而相葉自然也沒去講些寂寞之類的話,頂多就是稍微吐槽一下那顆小平頭,接著兩人便像平常一樣地開始了舞蹈課的練習。

 

電視放送時,相葉是和二宮一起看的。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從二宮沒出場後突然就睏了起來,甚至就不小心睡著了,醒來後已經不知道作到哪裡,連犯人都不知道是誰就這樣迎來了尾聲。於是相葉隔天趕緊去重看了一次,之後還學起二宮在劇裡講的方言,引來二宮的大笑。

 

事實上,相葉有時候真的不是很懂二宮在想什麼。

 

就算問他拍攝過程是不是很辛苦,也只會被一句「我可是二宮和也!」給打發掉;明明喜歡對著相葉神采奕奕地自我誇耀著,但一旦被稱讚又會頓時說不出話來,反常地笑得一臉靦腆。

 

那樣的二宮,有天卻露出了失落的表情。

 

那是在得知新人獎結果的那天,落選了的二宮被社長找去後的事情。他在聽到消息後表現得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也沒提到社長對他講了什麼,只是像平常一樣笑著和其他人聊天。

 

但是相葉就是覺得哪裡不對勁。

 

「我覺得很棒哦。」於是他走向抱著雙腳坐在牆邊的二宮,說道。

 

只見二宮有些困惑地抬起頭回望著,很難得地一言不發。

 

「ニノ已經很棒了。」

 

相葉有時候真的不是很懂二宮在想什麼。但是最近,竟開始覺得二宮似乎越來越好懂了。

 

他看著二宮將二分之一的臉蛋埋進手臂裡,自己則往旁邊的空位坐下:「所以,不要緊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現實梗)

97.12_WU:二宮「晚上真的很無聊呢,從沒像這樣想念jr的成員們過。相葉君的話感覺是個很好的聊天對象,但是感覺他也會一直抱怨(笑)」

        相葉「一直在一起的搭檔突然不在了感覺好奇怪。雖然有時候他會給我打電話,說著「如果你很閒的話就來找我玩啊」。就算他這麼說我也去不了啊(笑)。光禿禿屁孩君、我很寂寞所以快點回來啦!」

98.03_WU:愛拔越過天城是跟nino一起看的,看到一半就睡著了,有一陣子兩人都在玩劇內方言,最後還誇nino演技好。

第十篇是我自己一直很想創作的一段。越過天城沒有拿到新人獎的nino,他後來在日奧對得到新人獎的孩子們說的話還有在nino桑上說的話,一直讓我感觸很深。即使如此,當時愛拔還是在雜誌上誇他演技很好,約十年後被問到喜歡nino的哪部作品時還是說越過天城(08.11_H誌)。雖然nino被別人提到越過天城時總是會被打發掉,但我覺得他應該還是很在意的,所以就想說,如果那樣的愛拔有讓他比較釋懷的話就好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真的好喜歡小竹馬......他們超可愛(摀心臟

每天都想要偷小孩......然而我寫不出他們千萬分之一的可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冬澪(夏空) 的頭像
冬澪(夏空)

冬與夏的夢境循環論

冬澪(夏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